謝邦鵬在工作中 受訪者供圖
  >>對話人物
  謝邦鵬,32歲,國網上海市電力公司浦東供電公司運檢部變(配)電二次運檢一班班長。
  >>對話背景
  謝邦鵬,本科、碩士、博士都在清華大學就讀的“三清博士”因在上海擔任一線電工引發媒體關註。六年的工作時間內,謝邦鵬率領團隊申請了27項發明創新專利,發表中英文論文8篇。在謝邦鵬看來,最能實現自我價值的,並不是那些“高大上”的大項目,而是幾個對一線工作有幫助的小發明、小革新。
  清華博士為何會甘當一線電工?他的理想是什麼?近日,華商報記者專訪了謝邦鵬。
  清華博士稱不存在大材小用
  華商報:很多人都說你是大材小用了。你有沒有這種感覺?
  謝邦鵬:作為一名博士和一線工人,是否大材小用得看他的工作是怎麼做的,如果一個博士在一線工人的崗位上做了很多年都沒有成果和成長,可能有一種浪費的感覺。但一個博士在工人的崗位上,一直都能看到他成長的過程,每天都在進步,同時也有一些成果能夠出來,這樣就不存在大材小用,這是這個人才成長的必經之路。
  所在的班保障浦東機場等供電
  華商報:這六年中你是如何成長的?具體主要做什麼工作?
  謝邦鵬:我是2008年到單位的,一開始在變(配)電二次運檢一班,也就是繼電保護班。2010年起擔任這個班的現場工程師,相當於副班長,側重於技術管理。從2011年開始擔任這個班的班長。去年開始我又增加了一個職務,就是我們運檢部的主任工程師。
  華商報:具體的工作內容是什麼?
  謝邦鵬:簡單來講,比如很大的變壓器和開關、10千伏以上的供電設備等,它們體積都很大,人不能直接觸碰。這些設備供電的控制都需要人通過可以接觸的自動化控制設備,我所在的班就是負責控制、調節、保護這些設備的日常運行維護、搶修、檢修等工作。
  華商報:這聽起來沒什麼特別的,你覺得它很重要?
  謝邦鵬:聽上去沒什麼特別,實際上在浦東地區的供電保障中扮演著重要角色。這個班組的管轄區域包括上海自貿區、迪斯尼園區、浦東國際機場等重要地區。一個小小的設備故障,如果處理不當,都有可能造成大面積停電,影響居民生活、企業生產。
  上班不清閑 常加班到晚上七八點
  華商報:聽說你上班隨身攜帶一個本子,記得密密麻麻的,你這六年記了有20多本?
  謝邦鵬:因為我們的工作專業性很強,運檢部負責供電設備的運行、維護、檢修,涉及到很多方面的東西,包括具體圖紙是怎樣的、設備的特性是怎樣的、檢修的規程是怎樣的等等。任何一個新人到我們的崗位上,都需要一個學習的過程。我們這邊每一個人都有這樣一個記錄本。
  華商報:主要用本子來記什麼?
  謝邦鵬:每天學的東西都需要積累啊!以後有需要的時候可以查閱,畢竟這是最直觀的一手資料。早些年,主要記錄各種專業知識、操作規程、使用說明書、簡易圖紙等內容;現在也記一些日常事務的管理工作等。
  華商報:你每天做這麼多工作,那麼每天上班時間肯定不夠用吧?
  謝邦鵬:現在很多人對供電公司職工有個誤解,覺得他們很閑,每天沒什麼事情,而且工資很高。其實不是這樣的。我們的任務非常繁重。單位規定下午5點下班,但六七點回家的話都算是比較早的,我現在經常會慣性加班到晚上七八點。曾經最忙的時候,有過連續兩個月每天晚上十點多才能回家,周末也從來不休息。
  每年都能看到自己在成長
  華商報:在現在的單位工作有6年了,為何選擇在這樣的基層單位工作?
  謝邦鵬:如果大家光看噱頭,就是“博士”、“六年”、“基層電工”,大家可能都會比較吃驚。但實際上,瞭解我們的工作的話就不會那麼吃驚了,我們是專業性很強的行業,不管是你能力再強、學歷再高,沒有在基層鍛煉和學習的話,是沒有辦法適應相關的管理工作的。我們企業里,博士也好、博士後也好,到基層工作都是很正常的情況。舉個例子,比如你是博士後畢業,到我們這裡工作,但是你根本不瞭解我們企業中各種設備是什麼樣子,日常的運轉是怎樣的,那要你來開一個會討論這個設備的缺陷,那肯定是沒法開的。現在支持我在基層工作的一個主要的動力就是我每年都能看到我在成長。
  華商報:六年時間,你有怎樣的感悟?
  謝邦鵬:我覺得工作既不能看一開始工作的高低,也不能看我一定要成為一個什麼樣的地步,主要要看工作里有沒有學習和成長的一個過程,這才是最重要的。
  老師教會我“多做事少抱怨”
  華商報:從本科到博士,你一直在清華就讀,清華的學習經歷給你的工作帶來什麼影響?
  謝邦鵬:那是肯定的。我覺得清華學到的對我最主要的幫助是,我在學校里學會了怎麼去學習,怎麼去總結、提煉、和一些技術創新方面的能力。這方面對我幫助非常大。同樣一個東西,可能別人用一年學會的,我兩個月就能學會。
  我以前的導師盧強院士和其他的一些老師,還教給我們一些生活做人方面的道理,讓我受益終生,比如讓我們多做事,少抱怨,做事情一定要踏實等,這些對我的幫助是很大的,不管是做事還是做人方面。
  華商報:聽說你收到過國網上海市電力公司的聘用合同,國網公司總部和老家國網四川省電力公司的錄用通知,為什麼選擇了在上海?
  謝邦鵬:我小時候的理想就是當一名工程師,可能這也是很多小孩子的夢想,所以上大學就堅決地報考了工科。在清華學了九年的電力系統,和電力企業是最對口的,所以我在投簡歷的時候就主要投了華北電力、華東電力、上海電力等幾個電力企業的初級職位。上海電力是第一個給我回覆的,我在讀研究生的時候也和上海電力有一些接觸,當時覺得環境、條件都很不錯的,於是就選擇了上海電力。後來別的錄取意向就沒再考慮了。
  業餘時間愛好旅游 登過太白山
  華商報:一個清華大學的博士,去當一個電工,父母當時能理解嗎?
  謝邦鵬:我們同學里是有很多人去科研院所,或者出國。但是我覺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和選擇。我當時一心想當工程師,所以進科研院所對我來說可能不是很好的一條路。要成為一名電力工程師,最對口的這個職業還是到電力公司來,從基層鍛煉起步。
  父母希望我能回成都,但他們最終也只能尊重和支持我的選擇。
  華商報:工作之餘,你一般喜歡做什麼?
  謝邦鵬:愛好很多,旅游、登山。曾徒步爬過四姑娘山大峰,多次登太白山。也愛好攝影,愛好羽毛球等運動。
  收入只是工作的一部分 夠用就行
  華商報:在上海電力的這六年中,有沒有後悔過?
  謝邦鵬:要是說一點點想法也沒有,也不是的。曾經偶爾有過。實際上我們的收入在上海,其性價比是一點也不高的。但是物質收入只是工作的一部分,夠用就可以了。
  華商報:有沒有企業來用更好的工資待遇挖過你?
  謝邦鵬:有過,以前有獵頭找過我,有些企業待遇更好。西門子等生產設備的企業也找過我。但如果看重個人的成長,個人的發展空間,就不會動搖。
  華商報:你結婚了麽?愛人是否支持你的想法?
  謝邦鵬:我是2010年結婚的,總體還可以。但女孩子嘛,終歸可能會有一些抱怨,因為在上海的生活壓力也很大,房租很貴。她偶爾會抱怨,但是總體還是支持和理解的。
  華商報:下一步有怎樣的打算?
  謝邦鵬:這需要根據公司的安排。這6年公司在培養我的同時,也在幫助我成長。下一步公司讓我做什麼,都要看公司的需要。
  大學生“要能上得去 下得來”
  華商報:給現在的大學生求職,你有怎樣的建議?
  謝邦鵬:要能上得去,也能下得來。在工作上,可以有個人的很高的理想和抱負,人往高處走,有些人嚮往更多的金錢、有些人喜歡更高的職位,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特別註意要能下得來。如果這個崗位需要你去基層經歷一些磨練,就要踏踏實實靜下心來,鍛煉好自己的本事,扎根基層,打好基礎,練好基本功,這方面對於大學畢業生確實是很重要的。做好這些基本功,就可以水到渠成,更進一步。所以我覺得工作上,要上得去,要下得來,這樣對個人發展才會更有利。華商報駐北京記者王蕾
  (原標題:我從小的理想就是當工程師(圖))
創作者介紹

StarLight

th72thatw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